“救命”的国庆档:国庆档之后的路怎么走?

  • A+
所属分类:伟德资讯

原标题:“救命”的国庆档

这是一个久旱逢甘霖的国庆档。

文| 深燃财经 金玙璠 苏琦

苦等252天,电影人终于盼来了国庆档。

2020国庆档电影,除了《我和我的家乡》(以下简称《家乡》)是复刻去年《我和我的祖国》(以下简称《祖国》)的成功模式,目前上映的其他几部均是春节档退档姗姗而来的大片。

政策方面,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宣布影院上座率从50%提高至75%,限制再度放宽,给了国庆档电影爆发的机会,也给了影院人喘息的机会。

猫眼数据显示,国庆档前两日票房突破14亿,其中1日票房7.4亿,2日票房6.6亿;上映两天的《姜子牙》以6.59亿元领跑国庆档,《我和我的家乡》排列第二,上映两日总票房为5.41亿元,《夺冠》8天总票房为3.85亿元,《急先锋》3天总票房为1.42亿元;截至目前的影片排片占比分别为41.9%、32.3%、12.0%、10.7%。

从票房数据看,国庆档票房冠军似乎被《姜子牙》锁定了。但不止一位影院从业者对深燃表达过类似的猜测:《姜子牙》有可能被《家乡》反超,甚至会被传说中的“黑马”《一点就到家》反超。

国庆档大局未定,挺过至暗时刻的电影院,更需要在这个来之不易的国庆档,靠排片让自己活得好一点。

今年预售刚开时,多位电影从业者表示,态势不如去年同期,但等到真正开映,他们的反馈是,前两日的票房超预期。有院线人士告诉深燃,《姜子牙》票房可能破20亿,《家乡》最后应该是15-20亿。

目前的票房大爆发,让不少影院尝到了甜头。但有些影院没能熬到这一天,提前关停,还有的影院只剩下三个人支撑,一个会计、一个运营、一个老总,老总亲自当常务检票。活下来的影院决定逆境中求生存,有的表示会主动联系单位包场。

今年国庆档前两日的表现,对于苦熬了大半年的影院来说,已经足够。京沪两家电影院的从业者均对深燃表示,这是影院人最不能失去的一个国庆档。但是,接下来缺乏优质片源、非票收入恢复缓慢等,将是他们面临的挑战。

终于迎来国庆档

这是一个久旱逢甘霖的国庆档。

以往的国庆档影片多半于9月30日上映,今年面对复工后的第一个大型档期,所有影片都开始策略性卡位,你多一天,我多一天,合力拼凑成了一个档期时间跨度更大的国庆档:《夺冠》率先提档到9月25日起跑;《木兰:横空出世》延后两天避开锋芒;《一点就到家》开启长线点映,延后到了国庆档中段(4日)供应,准备后发制人。

今年从9月22日起,几部国庆档影片才开启全面预售。“往年,国庆档只要一发通知,影片就出预售了。”北京一家电影院的影城经理张淼告诉深燃,每家影院的大厅排片要提前,主要参考预售票房,但还要加上经验判断,排除干扰因素,比如有片方会刻意扰乱预售市场,买票占场,或是短期(一般在1号)的大额票补。

水面上是电影票房战,水面下还有影院人的排片战,今年尤其如此。失去了春节档,终于熬来了国庆档,预售窗口期更短,意味着影院人要在更短的时间内决策。

张淼工作的影院格局大小不一,排片异常关键,直接影响票房收入。“因为《家乡》继《祖国》之后,又增加了强烈的喜剧风格,参考去年国庆档从头火到尾、在我们影院火爆7个厅的《祖国》,我们给足了《家乡》排片,剩下的就看《姜子牙》的口碑了。”

但预售开始后,《姜子牙》紧紧咬住《家乡》,张淼所在的影院的情况和大盘类似,预售赛《姜子牙》获胜,于是1日当天及时补场,又给了《姜子牙》足够多的场次。附近几个影院也是如此,临时缩减了《夺冠》和《急先锋》的场次,把3日的大厅、特效厅都给了《姜子牙》。

上海一家电影院的排片也主要押在《姜子牙》和《家乡》上,两天下来,影院经理刘页回复深燃:1号《姜子牙》给力,2日《家乡》明显上来了,《姜子牙》有些回落,但最大的好消息是,“国庆档一开映,比预想中要好。”

预售刚刚开始时,不止一位电影从业者表示,态势不如去年同期。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上午10点,国庆档影片预售总票房达到2.23亿元,其中国庆节当日预售票房超1.6亿元。究其原因,院线人士陈书佟分析称,观众难免还是受春节档大量退票的影响,加上今年小长假难能可贵,不急于买预售票,当然也有部分人会慎重去影院观影。

但正式开档后,票房的攀升速度给了影院人很大信心。

张淼的感觉是,不管影院里有多少个厅,只要火力全开,预售提前开了,《姜子牙》《家乡》这两部片子绝对不愁卖,“观众现在网络购票的主观意愿非常强烈,就是看这两部中的一部”。

而且这两天,《姜子牙》一直踩着《家乡》,距离从几千万到现在超一个多亿。张淼说原因是,大量影院感受到了《姜子牙》的态势,加了不少场次,排片占比迅速就上去了。但据他观察,《姜子牙》的上座率没有《家乡》高。

猫眼数据显示,国庆档前两日票房突破14亿,其中1日票房达到7.4亿,2日票房6.6亿;上映两天的《姜子牙》以6.59亿元领跑国庆档,《我和我的家乡》排列第二,上映两日总票房为5.41亿元,《夺冠》8天总票房为3.85亿元,《急先锋》3天总票房为1.42亿元。《姜子牙》《家乡》的排片占比是41.9%、32.3%,上座率分别是31.2%和41.3%。

从票房数据看,国庆档票房排名的冠军似乎被《姜子牙》锁定了。但不止一位影院从业者对深燃表达过类似的猜测:《姜子牙》也许会被《家乡》反超,甚至会被传说中的“黑马”《一点就到家》反超。

目前,《姜子牙》豆瓣电影评分7.1、猫眼电影评分8.4。这一评分差在陈书佟看来,说明《姜子牙》和《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同,是偏向粉丝向的成人国漫作品,代价是抛弃了更广泛的受众,一旦错过了国漫粉丝观影的时间段,这种态势能否撑到7-8号是个问题,相比较,《家乡》的受众更广,加上每个单元都有不同的喜剧风格,更适合长线放映。

张淼的经验是,“历年的国庆档、春节档这种长假期间,我家影院大厅都会有变动,甚至有时候是赌博式的,因为口碑不停在变化”。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捉妖记2》被《红海行动》反超,《疯狂的外星人》被《流浪地球》反超。刘页也认为,《一点就到家》《再见少年》分别4号、5号上,是片方看准了今年国庆档影片弱,认为有机会在中后期杀进来。

对此,刘页对深燃分析,1号票房无疑是国庆档中最爆发的一天,而因为票补主要在1号,2号的票房更能反映真实情况,国庆档8天长假的票房数据一定是U型的,3-4号是最低谷,因为观众第一次观影热情已经释放了,到了6-8日,票房会有一定回流。

陈书佟预测,“《姜子牙》票房破20亿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家乡》最后应该是15-20亿。”

“前两日票房大好,也有助于消除观众的安全疑虑。但还是希望能完全解封,让电影在市场里100%正常地去比拼。”他对深燃表示。

熬过252天

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国庆档。

“疫情一来、春节档撤档,最赚钱的机会没有了,还要玩命往外贴钱,好多影院扛不住了。” 张淼所在的影院停业半年多,所有经济收入归0,日常还要支付人工、水电、设备维保成本。

刘页也有相同的担忧,不仅影院半年时间没有营收,房租也是大问题。“有些影院的业主给免了两三个月房租,我们影院只减免了8天房租,现在还在跟房东谈还款计划,这半年还得还债。”

张淼说这是影院里今年的常态,他在一个影院全国群里得知,有的影院只剩下三个人撑着,一个会计、一个运营、一个老总,老总亲自当常务检票。

这大半年,不少影院人选择了直接辞职。“有些影院甚至发不出工资,直接停薪。”张淼的影院在疫情期间只留一个部门,负责日常维保、执勤值班,剩下大部分人都在家待业。虽说社保、公积金正常上缴,但公司只按照本市要求发放最低工资。

关停的影院不在少数。“多数受损甚至倒闭的影院都是私人个体影院、院线加盟体系的,在三四线城市居多,这些影院运营成本高、风险大,好不容易熬过了春节撤档的沉重一击,又干熬180多天。”张淼听圈内人说,今年5月下旬对外转手售卖的影院多了起来,四线城市证照齐全的八厅影院价格不到一百万。

终于,停工半年的影院等来了复工通知。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称,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0运营可以坚持,但复业后随着人力成本激增,票房和卖品广告等收入骤减,这可能会真正压死好多苦苦支撑的影院。”相比停业,张淼更害怕的是复业以后。“如果一场达不到10个观众,这一场就要赔本。我们电影院从7月底到国庆档前,影院上座率在30%左右。”

复工一个月后,又等来了《八佰》,张淼的影院终于可以保本了。国庆前,所有影院人都等来了好消息,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宣布影院上座率从50%提高至75%。

从春节档撤档到国庆档前夕,熬过了整整252天,现在上座率一放松,影院都将赌注押在了国庆节档期。以张淼的影院为例,国庆档票房占全年的5%-8%左右。

“凡是活着的,肯定都把所有希望压在国庆档上,想打一场翻身仗。毕竟该死的都已经死了,活着的也是苟延残喘。”张淼对深燃表示,今年国庆档只是大病初愈的状态,但对影院而言,已经足够。

影院的第一收入是票房分账收入,但多位影院人表示,影院要想赚钱,最好还是靠非票收入,这些是纯利,不用分账。非票收入主要是广告收入、政策性收入、场地租赁、卖品收入等。

眼下除了排片,一大难关是,卖品收入下降,广告收入也几乎没有了。由于防疫当先,上海电影局近期开展了对上海影院的防疫检查,观众除了观影时必须佩带口罩,厅内也禁食,因此很多影院停止了卖品销售。

正常情况下,刘页的影院的非票收入占比在12%左右,现在这部分直接清零。

好在不少影院人对这次国庆档比较乐观,张淼的心态是,“能挣一分钱就多挣一分钱,能卖一张票就卖一张票,赶快把自己的亏损减少到最小化”。

陈书佟对深燃表示,这次疫情对中国影院是一次很透彻的资源整合,能者生存,大院线或体系完善的影管公司可以借机洗牌,进行资源重整,小影院倒手后或许也有重生的可能,活着的影院唯有再接再厉,熬过难关。

国庆档之后的路怎么走?

这是一个寄所有希望于一身的国庆档。

国庆档的票房给行业带来了“开门红”,很多影院都尝到了甜头,接下来3个月还会经历圣诞档、元旦档,以及贺岁档前半段,这些档期的电影市场如何,多位业内人士没有抱太大希望。

陈书佟表示,国庆档虽然是局部的,但是全民娱乐的档期,今年没有春节档,只能在国庆档上做文章。

在陈书佟看来,“电影院是看片吃饭的,如果11、12月没有好片子,是没用的”。同时,他告诉深燃,近几年圣诞档提不起气来,以前的兵家必争之地贺岁档现在比较薄弱,加之众多进口片延期,十一黄金周过后,国庆档影片还有极大可能持续占领市场,因为接档国庆档的强势电影只有10月25日上映的《金刚川》。

“票房蛋糕现在成型了,蛋糕就这么大,全国存活下来有近九千家影院,都在严重亏损状态,艰难度日。指望国庆档回血比较难,但也要看这块蛋糕接下来到底有多少个人能吃到,如果有10个人吃,每个人还能多分点,有100个人来吃,可能每个人就一口。”张淼所在的电影院决定逆境中求生存,主动去联系一些单位包场,推这部《金刚川》以及年底的抗疫主题电影。

电影是垂直产业链,出品、制片、发行、放映环环相扣,一方受影响、全产业链受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担心明年片荒的原因。刘页也表示,今年还剩三个月,北美市场受影响,好莱坞电影雷区严重,《黑寡妇》《神奇女侠》都延期到明年,未来影响会更大。他坚持认为,没有好的片源,唯有饿死,而且“在影院里搞餐饮、直播带货、婚礼只是吸睛,不赚钱”。

当然也有不少影院人对接下来的三个月保持乐观,因为看院线电影已经是人们现在最基本的一种娱乐消费,而国庆档票房大卖,能很大程度上帮助观众消除疑虑。

这252天,对于观众而言,是与院线电影暂别的一段精神世界的空缺,而对于电影行业从业者来说,是咬牙坚持的一段漫长岁月。他们等来了国庆档,但一场疫情加速了投资人对这个行业的改观。

“近几年票房的钱比较好赚,尤其是春节档,原来不投电影的投资人也来投电影院,但真正做完电影以后,才明白完全不是那回事。”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对深燃表示。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一些小城市,此前还产生一些为了偷票房而开的电影院,加上疫情下不景气的电影市场,不少影院面临破产。

从投资人角度看,影院的红利,一方面来自影视文化的发展,观众可支配收入的提升,另一方面的红利来自商业地产,诸如大量Shopping Mall需要影院这样的文娱业态。

“影院的投入成本大,但只有影院建立起来,屏幕数和银幕数达到一定量级,才能使整个院线电影的生态变得良性。因此在初期,票房分佣机制会把整个体系更偏向于影院。”王晟表示。

一家家影院开起来了,这部分的支撑就消失了。在他看来,疫情后,包括《八佰》在内,华谊兄弟在尝试新的分佣方式,影院作为一个消费者观影和流量的入口,它的价值在削弱,内容本身的价值在提升。

王晟判断,未来几年,票房分佣机制将进行调整,可能逐渐向美国电影市场看齐,使得整个资源体系更倾向于激发和激励内容创作。

一切迹象都在表明,未来档期或许变得不再重要,内容为王的时代即将开始。

*题图来源于微博@电影姜子牙。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书佟、刘页为化名。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