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艰难回A 华谊濒临退市

  • A+
所属分类:篮球新闻

今日直播

黄燕铭对话策略新锐陈显顺:结构市下我们的思考

上海兆天投资总经理、投资总监范迪钊 :后疫情时代资本市场和大类资产配置的走势研判

华夏基金国际投资部投资经理助理张迪:把握机遇,海外新兴消费

嘉实基金指数投资部总监、基金经理陈正宪,嘉实基金指数投资部研究员滕抒含,分享主题:港股老干新枝又一春

华宝基金量化投资部副总经理、银行ETF基金经理胡洁,申万宏源研究所所长助理、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马鲲鹏,分享主题:银行股还有机会吗?

国泰智能汽车股票基金经理王阳:A股下半程,智能汽车还“香”吗?

华夏基金数量投资部高级副总裁余昊 ,上海证券交易所产品创新中心讲师郑力海,科创50指数投资价值分析

安信基金总经理助理兼研究总监陈一峰:6年翻4倍的秘密

十年之前,博纳赴美,华谊冲A;十年之后,博纳艰难回A,华谊却濒临退市。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前不久在接受央视《对话》采访时感叹:那几年被困在了美国市场,错过了国内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的时刻。

《财经》新媒体 刘洋/文

蒋诗舟/编辑



博纳艰难回A,华谊濒临退市

8月24日晚,证监会披露博纳影业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深交所上市,募集资金14.25亿元,主要用于投资电影和影院项目。受疫情影响,博纳影业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7.55亿元,同比下降22.61%,净利润仅为2680.06万元。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自然人大股东众星云集,包括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一众一线影星。

两天后,博纳的老对手华谊兄弟(300027.SZ)发布了其2020年半年报,上半年实现营收3.24亿元,同比下滑69.88%;归母净利润-2.31亿元,同比缩窄39%。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合计超50亿元,并面临退市风险。

好在华谊兄弟前不久盼来了《八佰》的发布会,董事长王中军泪洒现场。《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普遍认为,从目前《八佰》的票房表现来看,已能够保证华谊兄弟今年不退市,“它的票房收入虽然远不及亏损数额,但这一票房收入对华谊兄弟的债务压力、经营、估值等方面来说,都是一大利好。”

十年之前,博纳赴美,华谊冲A;十年之后,博纳艰难回A,华谊却濒临退市。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前不久在接受央视《对话》采访时感叹:那几年被困在了美国市场,错过了国内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的时刻。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中国影视行业进入寒冬,资本陆续撤离,A股中的影视公司股价便持续走低。今年,受新冠疫情、经济形势下行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影视行业上市公司交出了“最难”财报。截至9月1日,24家已公布半年报的影视传媒公司中,有19家净利润亏损。而博纳影业此时重启IPO,能否获得资本市场青睐仍待观察。

博纳艰难回A

博纳最新招股书显示, 近三年,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逐步增长。2017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19.97亿元、27.84亿元和31.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和3.14亿元。但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7.55亿元,同比下降22.61%。其中,影院收入仅为4129.01万元,同比降幅达92.74%。

《财经》新媒体记者注意到,博纳的利润中有大部分依赖政府补助。2017 年度、2018 年度和 2019 年度,博纳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 6755.41 万元、1亿元和 1.56亿元,招股书中表示,上述政府补助均为日常经营活动中获得的针对电影放映和影片投资的政府扶持资金。

招股书中,博纳也提到,如果未来国家产业政策和补助政策出现不可预测的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的利润规模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另外,自2018年以来广电总局加强了对影视作品数量与质量的控制,这导致众多影视作品长期积压,博纳也不例外。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博纳影业的存货规模分别为12.26亿元、14.02亿元、16.95亿元,同期应收账款的规模分别为3.27亿元、2.98亿元、7.21亿元。两项指标都在逐步攀升。

《财经》新媒体记者观察到,博纳招股书风险提示第一条便是产业政策风险,包括监管政策风险和作品内容审查风险。博纳表示,如果公司筹拍的电影最终未获备案或完成摄制的电影、电视剧未最终审查通过,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负面影响。

博纳预计,2020年全年可实现营收21.27亿元,同比下降31.73%;预计归母净利润为1.76亿元,同比下降44.03%;预计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33.64%。

对于中国资本市场,博纳曾多次努力,却总是与机遇失之交臂。

2010年,博纳在A股上市无望,于是转投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日就跌破了发行价,收盘价为6.58美元,跌幅22.6%。此后,博纳股价一直趴地不起,市值最高时也仅有60亿元人民币。

于冬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博纳的市值在美国市场被低估,彼时国内电影市场以及资本市场却在蓬勃发展。2015年,博纳影业总市值不到50亿元,华谊兄弟的市值最高已达790亿元。而当时两家公司在国内电影市场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已经旗鼓相当。

2016年4月8日,博纳影业正式宣布完成私有化交易,同时从纳斯达克退市。退市第二年,博纳在中小板提交招股书,然而不巧的是2019年受到瑞华所康得新财务造假事件的牵连,被迫中止。当时,博纳排队已经到第10位,这距离其筹备回A已经过去了三年。

回A之路如此艰辛,于冬也没有预料到。他在一次采访中直言:“当时想排队三年怎么也轮到了,拒绝了别人借壳买壳的建议,没想到这一等,已经第四年了,好在投资人没追着还钱。”

华谊濒临退市

再来看看几年前让于冬羡慕不已的华谊兄弟近况如何。

其最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实现营收3.24亿元,同比下滑69.88%;归母净利润-2.31亿元,同比缩窄39%;扣非净利润-2.34亿元,同比缩窄39.61%。其主要营收来源影视娱乐业务收入2.75亿元,同比下降73.18%。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57亿元,同比下降73.94%;货币资金为1.34亿元,同比下降75.86%。

华谊兄弟2017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9.46亿、38.91亿、21.86亿。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2018年、2019年已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合计超过50亿元人民币,这让它徘徊在退市边缘。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还背负着巨额借款。财报显示,华谊兄弟的短期借款为23.09亿元,应付账款为6.0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75亿元,长期借款为7亿元。华谊兄弟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54.24%。

最艰难的时刻,王中军不得不变卖自己收藏的名画和香港豪宅,同时还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和股权质押形式募集资金。

9月3日,深交所向华谊兄弟发关注函,要求其“分析公司的短期和长期偿债能力,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并说明公司应对资金链紧张的具体措施”。

今年,为了缓解巨大的资金压力,华谊兄弟将命运押注在《八佰》身上。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9月11日该影片票房已达到25.56亿,并占据近期上映影片票房首位。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李思佳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华谊兄弟作为出品方,分账占比在45%-60%之间,这预计可以给华谊兄弟带来11亿元-15亿元的收入。

另外,在《八佰》票房带动下,华谊兄弟股价在8月21日,即《八佰》上映日,直线拉升至6.80元,而在今年4月初,华谊兄弟股价仅为3.25元。

然而,这一收益可解燃眉之急,但依然无法填补华谊兄弟巨大的资金窟窿。经历自2018年便开始的影视寒冬,加之新冠疫情的影响,华谊兄弟的市值已从峰值800亿元跌至148亿元。

上海“荣正国际·利保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郑培敏对《财经》新媒体记者表示,华谊兄弟的亏损不完全来自于业务亏损,还来源于其过于激进的并购带来的商誉减值。他表示:“《八佰》这部电影最终能赚多少钱还不确定,但它肯定能够保证华谊兄弟今年不退市。”

易观分析文娱行业分析师李思佳也对记者表示,《八佰》基本能够保证华谊兄弟不退市。它的票房收入虽然远不及亏损数额,但这一票房收入对华谊兄弟的债务压力、经营、估值等方面来说,都是一大利好。另外,华谊兄弟还有一些片源能够在后续变现,把《八佰》档期延长以参与国庆档,也能够提高其票房收入。但同时,李思佳也谈到,如何让手中的片源发挥最大的作用来确保营收也是个问题。“我们也要思考,现有片源是否真的可以为华谊创造可观的收入?”她说。

押宝“中国式大片”

像《八佰》这样的“中国式大片”其实是博纳的心头好。

2014年年底,博纳投资出品了影片《智取威虎山》,该影片主要讲述解放军小分队与土匪斗智斗勇的故事,当年创下了超8亿元的票房,这让博纳尝到了“主旋律电影”的甜头。

不久之后的2016年,博纳再次通过《湄公河行动》试水“中国式大片”。据说,在影片竞标会上,博纳抛出一个2亿元大制作的商业大片计划,提出“要像美国大片那样拍”,这个理念成功地吸引了公安部,最终博纳获得了该影片的改编制作权。而正因为有公安部的加盟,《湄公河行动》尺度更大、更真实,审查等也更为顺利。

《财经》新媒体记者通过灯塔专业版看到,《湄公河行动》累计票房11.88亿,作为出品方,博纳可以拿到约3.68亿-4.15亿元的票房收入。

整理:《财经》新媒体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

在《湄公河行动》后,博纳先后出品了《荡寇风云》、《建军大业》、《拆弹专家》、《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多部主旋律电影。

《财经》新媒体记者通过灯塔专业版统计了博纳在2017年以后出品和联合出品的9部主旋律电影,这9部电影合计票房约253亿元,若以30%的分成计算,博纳凭借9部主弦律电影可获得票房收入约75.9亿元。不过,在部分电影中,博纳是联合出品方,另有部分电影中,博纳还担任发行方,这两方面收入和分成则更为细化。

华谊兄弟同样也主旋律电影方面也下了功夫。

整理:《财经》新媒体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

2017年以来,华谊兄弟主要制作两部主旋律电影,即《八佰》和《芳华》,票房总计39.21亿。以30%的票房分成比例计算,华谊兄弟可获得票房收入约11.8亿。

提及主旋律电影,观众大多认为他们有着浓重的脸谱化色彩,因此长期处于既不叫好也不叫座的尴尬境地。这类电影想要赢得观众就不得不跟随观众的审美和喜好来制作。可以看到,越来越的主旋律电影正将全明星阵容和强特效、大制作作为重点,叙事从集体主义走向关注个体,以引发观众共鸣。

郑培敏表示,在当前中国对影视剧的监管环境下,主旋律电影在过审等方面更容易,这是各大公司喜欢制作主旋律电影的主要原因。另外,他认为,中国90后年轻人的民族自信心更强,因此这类电影在他们中间更有市场。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博纳影业过于依赖主旋律类型,未来观众审美的提高,创作风格的突破,都将是博纳影业未知的风险。

博纳最终能否成功登陆A股,华谊能否顺利度过危机,《财经》新媒体将持续关注。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